当前位置:广州代孕 > 代孕新闻 > 正文

地下代孕链曝光:能站着挣的钱,就别躺着

2019-06-10 14:43作者:佚名

  回复"晚安",送你一张特别推送,祝好梦

  

  文 | 黄鲁植

  代孕违法来自南理先生00:0003:13

 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南理先生音频

  生育是女人的权利,不应该成为一场交易。 在男权为主导的社会,我们更要呼吁女性,保护好自己的“子宫”,不要让它成为违法犯罪的温床。

  

  我在柬埔寨找人代孕,生了个脑萎缩孩子

  2017年10月21日下午,林涵(化名)拿到了儿子的体检报告单,上面赫然写着:轻度脑萎缩。

  她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花上百万代孕生出的孩子,刚出生就身患重症。

  更令她心寒的是代孕中介的态度:放弃这个孩子,重新给你再做一个。

  对于中介来说,这是一件支持售后服务的商品,但对林涵而言,三个月大的孩子,是一条鲜活的生命。

  

  林涵2011年结婚,婚后一直没有怀孕。

  2013年10月,林涵在上夜班时突然肚子痛,送到医院诊治后,被告知先天性子宫发育不良,受孕只剩25%的机会,于是萌生了做试管婴儿的想法。

  上海、贵阳、广州、香港,每家做试管婴儿的公立医院,都人山人海,后来又去了泰国的一家医院,全都没有成功。

  回国后,林涵四处咨询,加了一二十个群,直到柬埔寨金边的一家试管婴儿诊所客服找上门。

  这是一家中国人投资的医院,请来的都是国内的妇产科专家,求子心切的林涵,选择了这家看起来很“权威”的医院。

  第1天检查,第2天开始在肚子上打两针促排卵针,到了第5天,医生说卵促不起来,做试管成功率低,必须找代孕。

  2016年11月1日,林涵与武汉的代孕机构签订合同,45万包成功,2年内包孩子健康出生,包DNA,包回国。

  参考国内包成功套餐要65万到70万,林涵很快定下了这家费用更低的医院。

  2016年11月3日,林涵被推上手术台取卵。艰难取下7枚卵子后,卵巢严重损伤,林涵在病床上躺了5天。

  12天后,中介发来代母移植胚胎的照片,再十天,中介来消息说,怀孕了。

  2017年7月12日,凌晨五点,孩子在柬埔寨出生。林涵刚看了孩子两眼,就被中介催促着离开。4天后,林涵终于“领”到了自己的孩子。

  远渡重洋,终于回国,林涵马不停蹄,带孩子去医院检查,于是就发生了开头的一幕。

  

  林涵孩子诊断书 来源:澎湃新闻

  孩子患病后,林涵几次找中介维权无果,丈夫也毅然与其离婚。

  林涵找律师咨询,他们都说,代孕在中国不合法,打赢官司的可能性很低。

  这件事经媒体报道后,代孕公司武汉的办事处,已经人去楼空。

  但林涵表示,无论如何,她都不会放弃这个孩子。

  

  揭秘中国地下代孕产业链

  林涵只是中国数量庞大的,找代孕的女性群体中的一员。

  在中国,代孕广告在街头、电线杆、下水道旁、医院的卫生间等随处可见;

  网络上,代孕机构的推广信息,更是铺天盖地。

  有需求,自然就有市场,地下代孕的蓬勃发展,催生了包括体检、取卵、捐卵、代孕等地下代孕链曝光:能站着挣的钱,就别躺着多环节的灰色产业链。

  

  昆明街头现17万招代孕妈妈广告

  广州一名记者,为了曝光代孕,假扮成不孕不育人士,混进了地下代孕圈。

  商家告诉记者,我们干这一行已经13年了,你想要儿子,生下来的绝不会是女儿。

  记者追问,你怎么能保证?卵源从哪里来?

  商家回道:看你愿意付多少钱,卵源就来自广州大学城附近上大学的女孩子,包你满意。

  几天后,商家约到了一位某985大学的大三女生,自我介绍说父亲是公务员,母亲是教师。

  这样出身不错、能力优秀的女生为什么要捐卵代孕?

  她说:我想大学毕业后自主创业,缺钱,卖卵来钱最快。

  卖卵的女孩都有个共同的特点:缺钱。

  中介首先会说,卵子不捐,一个月后也会流掉,还不如拿来卖钱,以此打消她们的顾虑。

  卖卵只是第一步,中介会进一步诓她们:卖卵要看资历、学历、样貌,代孕就是辛苦10个月,价格翻了好几倍。

  这时候,女孩还是有所犹豫,中介就会直接说:代孕就像子宫出租,你又不用跟租客发生关系,怕什么?

  于是,很多女孩选择了铤而走险。

  打针、灌药、安胎、测性别......这是都是代孕前的常规操作,而这些几乎都在私人诊所,或者莆田系医院完成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“小作坊”。

  取卵也不轻松,一根30厘米长、针口直径2毫米的针,要穿过你的引道,再刺到你的卵巢。

  而扎进卵巢时,也很难瞄准,尤其是取多个卵子,针孔就要来回在你子宫里戳。

  

  更可怕的是,你不知道,这些医院有没有牌照,医生有没有资质,针有没有消毒。

  而且,因为取卵、代孕在我国非法,当危险发生时,不仅难以向亲友启齿,也无法用法律维权。

  

  地下代孕机构正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

  代孕地下代孕链曝光:能站着挣的钱,就别躺着的几乎是身体健康的年轻女孩,那找代孕的,一般都是什么人群呢?

  主要分为两类:

  一、不能生育的人群:如失独(独生子女意外亡故)家庭、不孕不育症、男同性恋等群体;

  二、能生育,但不想经历生育之痛的女性。

  首先来看不能生育的人群。

  据中国人口协会、国家计生委发布的数据显示,中国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,从20年前的2.5%-3%攀升到近12%-15%左右,患病人数超过4000万,且在未来5年后,这个人数会突破7700万。

  

  可见,不孕不育人群的需求,才是构成代孕的主要市场。

  再来看能生育但不想经历生育之痛的女性。

  有人可能会说,生育是女人的天职,不想经历生育之痛,就是矫情。

  但如果你经历过生育的十级阵痛,可能就不会说这话了。

  据官方数据,2017年全国孕妇死亡率为19.6-10万,也就是说,大概每5000个孕妇,就有一个因为怀孕或者生产而死亡。

  

  我国历年孕妇死亡率变化

  除了死亡,孕妇面临的问题可能有:剖腹产、大出血、妊娠高血压、妊娠纹、贫血、子宫脱垂、艾滋病等。

  把生育一个健康孩子这件事,交给更专业的代孕妈妈,是很多爱美人士和有钱人群的新选择。

  既然代孕市场需求旺盛,那国家是怎么监管的呢?

  2005年,国家曾经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;

  2015年,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《人口与计划生育修正案》,“禁止代孕”这一条款被删除;

  2017年2月,《人民日报》登出一篇《生不出二孩真烦恼》的文章,就讨论了“代孕是否可放开”,超过80%的人不支持“代孕合法化”,一周后,国家卫计委表态,“我国将继续严厉打击代孕违法违规行为”;

  

  今年,同样的话题又甚嚣尘上,在微博参与讨论的4万人中,地下代孕链曝光:能站着挣的钱,就别躺着超过半数的人持反对态度。

  

  也就是说,目前我国并没有法律允许代孕行为,也没有明令禁止代孕行为,地下代孕一直处于法律监管的灰色地带。

  

  印度是世界最大的“代孕工厂”

  代孕是伦理问题,更是法律难题。

  放眼全球,代孕合法化的国家尚在少数。

  

  印度,有“世界代孕工厂”之称,每年仅依靠女性子宫,就能创造高达120亿的人民币。

  在印度,有超过3000家的代孕中心,每年大约有70%以上的宝宝在这里出生。

  如此发达的代孕产业链,带来了国民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,对女性的身心也是一种摧残。

  BBC出品过一部纪录片《代孕者》,里面纪录了代孕者的真实生活。

  在纪录片所描述的一家代孕机构,就已经代孕生下了近500个婴儿。

  每笔生意2.8万美元,只有8000美元是给代孕妈妈本人的。

  而这8000美元,折合人民币5.5万左右,就是代孕者近一年身心艰苦付出的全部收入,相当于打工10年赚的钱。

  

  金钱是万恶之源,在巨大的利益驱使下,很多印度妇女自觉加入了代孕的行列。

  买房子、养孩子、贴补家用,被丈夫逼迫......代孕的理由千奇百怪,但在她们眼里,一切都再正常不过。

  如果只是交易还好,最怕的是,代孕者在十月怀胎中,对孩子产生了感情。

 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,专业的代孕机构,不会透露给代孕者任何有关孩子的消息,甚至在代孕妈妈刚生下孩子后立马抱走。

  

  一边躺在病床上忍受生育之痛,一边要忍受与孩子分离之苦,这就是很多代孕者的难言之隐。

  更令人瞠目的是,很多代孕者都曾签下类似协议:

  如果自己出了什么意外,要优先保护肚子里(客户)的孩子。

  当你自愿成为代孕妈妈的那一刻,也就默认了要承担一切风险的可能性,甚至是付出生命的代价。

  

  还有,有的中介为了赚钱,将多个胚胎植入代孕者的子宫里,只为了增加怀上多胞胎的几率。

  怀多胞胎,对于女性的身体,是一种无可挽回的损伤,而多出来的孩子出生后,被带到黑市,像普通商品一样,以低廉的价格出售。

  没有温度,没有情感,被利益蒙蔽的人们,眼里只有沟壑难填的金钱和欲望。

  

  中国根本不具备“代孕合法化”的条件

  有了印度这个前车之鉴,我们继续讨论,中国是否具备“代孕合法化”的条件。

  据华商报报道,统计称,中国每年通过代孕黑市诞生婴儿超过10000个,而且随着不孕不育率的上升,这一情况愈演愈烈。

  可见,在中国没有放开“代孕合法”的前提下,黑市交易就已经难以遏制了,一旦放开,这一数字将以倍数级增长。

  参考我国国情,代孕合法化放开后,将产生以下严重后果:

  一、人口贩卖加剧。

  中国一直是人口贩卖大国。

  在法律禁止的情况下,每年依旧有很多黑市买卖新生男婴,一旦代孕合法化,势必会加剧人口贩卖。

  二、妇女被贩卖、强奸的可能性大大增加。

  不止孩子,妇女也是被人口贩卖的高危人群。

  直至今日,依旧有一些贫困山区,男性婚育的主要手段,依靠拐卖女性来完成。

  而被拐卖的妇女,要么成为男人的生育机器,要么沦为性奴。

  三、色情行业空前繁荣。

  可能有人要说,也有自愿代孕的女性,但愿意提供性服务的人那么多,怎么还会有人被拐卖去卖淫呢?

  目前来看,代孕的主要方式,一是胚胎移植,也就是“子宫出租”,二是同居代孕,即性交代孕。

  相比子宫出租,同居代孕的利润更高,有钱能使鬼推磨,同居代孕比援交来钱快,同居就同居嘛。

  四、男女比例严重失衡。

  目前,中国男性比女性多出了3000-4000万的人口,这些男性必然面临无法婚育的结果。

  无法婚育怎么办?找代孕呗。

  因为传统的“重男轻女”思想,代孕出来的孩子多半是男孩,所以,一旦代孕合法,在未来这个缺口只会越来越大。

  五、二线以下城市精壮劳动力急剧减少,经济不稳定。

  湖北潜江市浩口镇,不少妇女都在当代孕妈妈。

  当地人对这件事看得很开:代孕就像出去打工一样。

  有的婆婆和儿媳一起做代孕,孕妈出租子宫,怀个别人的娃,回家就能盖座新房。

  有钱万事兴,他们根本不觉得代孕有什么。

  这样的情况一般发生在二线以下城市,男人们没有挣钱的本事,只能寄希望于女性的身体,没钱就代孕,越穷越要生,最终恶性循环。

  

  生育是权利,不是交易

  奴隶制时代,奴隶的身体属于奴隶主,奴隶主可以自由选择出售奴隶的人身,甚至器官。

  随着文明的进步,越来越多的人,在呼唤人权。

  但代孕是什么?

  器官出租、人口买卖,是在反人权。

  长远来看,代孕合法化,是人类文明的倒退。

  不孕不育,同性恋群体,失独失孤家庭、需要钱治病......

  需要代孕的理由,听起来合情合理,但并不合乎法律。

  代孕一旦合法化,势必像决堤的洪水,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生育是女人的权利,不应该成为一场交易。

  在男权为主导的社会,我们更要呼吁女性,保护好自己的“子宫”,不要让它成为违法犯罪的温床。

  至于那些自愿卖卵、代孕,甚至主动提供性服务的年轻女孩,我想奉劝一句:

  姑娘,代孕能让你躺着把钱挣了,也能让你躺着把后半生毁了。

  站着靠双手挣钱,永远比你躺着用器官挣钱,更安全,也更有尊严。

  星标和置顶南理先生,不然就找不到我了

   代孕妈妈

最近关注

热点内容

更多